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

給下一代太平盛世的備忘錄

【人間社記者 陳柔瑜 台北報導】


大家都在解怎麼樣的方程式?訓練眼睛,如何去解讀這個世界?練習做個觀察者能看得長且深,而觀看紀錄片就是鍛鍊眼睛的道場。佛光山台北道場2018年生耕致富專題講座「生活藝想家」系列,411日邀請CNEX創辦人暨董事長蔣顯斌,暢談豐富紀實影像,為觀眾開啟一扇觀景窗,探索生存環境,關注切身重要議題;並透過影音文藝創作形式,建立紀錄片作品交流平台,留下華人社會發展的生態軌跡,期許「給下一代太平盛世的備忘錄」,現場民眾及透過網路直播計有4萬多人聆聽。 

每天有海量影像倒進來,做為影像閱讀者,不能只是被動的吸取,更需建立起對治的結構,以海量等級進入下世代,蔣顯斌指出,現今閱讀越來越淺及碎片化,更彰顯影像的重要性;手機的去中心化,主流媒體很難周全照顧到,影像時代知識份子的眼睛更應善加鍛鍊,眼睛能夠看得懂,方能迎向一個全民紀錄的白話文時代。

令人無法理解的「網路思維」,四面而來的影片,沒有邏輯性,怎樣去建構對這世界的認識?蔣顯斌強調,除非有邏輯或架構,有了大量資訊,但卻沒有知識,而「練習做個觀察者」更顯重要,讓眼睛能看長和深的東西,彌補先天的偏執或後天的認識不足。CNEX每一年度定調的大哉問主題,扣問科技與人性的拉距、經濟體制、媒體與民主等議題。

「一個國家沒有紀錄片,就像一個家庭沒有相簿」,而相簿是一個「證明」。蔣顯斌表示,如希區考克:「在劇情片,導演是上帝;在紀錄片,上帝是導演」。拍紀錄片是對真實的尊敬,不能隨便扭曲的真實,盡可能貼近它,用創意、藝術性的方式呈現,把故事說出來。而熱愛紀錄片工作者,做的是不斷在發掘故事,不斷梳理;紀錄片承載了社會中的論說、號召、關懷等事件,非娛樂性。對於沉悶的觀察式紀錄片,他建議如同觀看牙醫旁的水族箱,就會放鬆。

「書法是我的一個秘密花園」,蔣顯斌透露,出差行李箱內一定放著書帖,當很疲累時,靠著讀帖放鬆自己,一則會進步,二來具有療癒的作用。自身是紀錄片的愛好者,最後走上為紀錄片奮鬥的一條路,蔣顯斌提到,自己的故事要由自己人來說,幫助這塊土地一起來說故事。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歡迎給我們您寶貴的意見或問題詢問